2015年9月19日 星期六

我想,但又害怕你看见。

我承认我错了,行了吧?

记得之前我曾写下,我要离开。我要到外面去,这个心愿未曾忘记。

也许有的时候它会时间掩盖,然而你一次又一次让这念头浮现。你一直说要走,我知道,也许你还有那么一丝的不舍。你一直以来都很疼我们,这我知道。但同时你带给我们的压力,这压力不是一般的压力,是一种就连想喘口气儿都必须三思而行的压力。你又是否曾经尝试去了解,或者更好的说,去反省?

气氛很糟对吧?说个笑话吧!你曾经说过你是个随和又不小气的一个人。这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2015年9月13日 星期日


He's a priest, but somehow we always forget his identity, haha~we're just being kinda... "rude" during our conversation, and we feel comfortable with that kind of way of communication and treat him like a family member that really really close to us.

My sister know Father Yap in year 2005 when she participated the youth' activity and we met each other a few years later, 2009 (maybe we've met in the years interval,but i've no impression about this~sorryyy><)

We always loved to listen to his homily in Sunday Mass, as he's able to attract our attention by explaining all the readings and Gospels by using the life living examples. Through him, we feel that we're getting closer to God. Whenever i felt it's hard to forgive, he's always there to advise and comfort me. It's seem like nobody's bad or evil in his eyes and everybody worth the chance to be forgave. He could read our mind, and listen to our complaints, which might be very annoying, though :P

Other than priest and counselor, Father's also played a role as my teacher. Whenever i got problem with English or accounting, he's always there to help. 


Thanks to God for bringing Father to our life. He's now staying at JB and continue his ministry. We're looking forward to our next meeting. May God bless him always.






2015年5月12日 星期二

1998年的春天。

有个叫单一的小女孩。那年她五岁。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

一天,老师把功课吩咐下来,一如往常的。那天的功课是练习写自己的名字。

那天晚上,妈妈像平常一样,督促单一写功课。

可是不管单一怎么写,妈妈都觉得不满意。总觉得女儿写的,和自己心中浮现的文字,就是不一样。

夜了,可是单一还没把功课写完。练习本差点就让橡皮擦给磨破了。于是爸爸就让单一去睡觉,明天早上接着写。(单一上的是下午班。)

翌日,单一继续练习写自己的名字。可妈妈还是不满意,开始责骂她。单一害怕极了。她越是害怕,越是不明白妈妈到底要的是什么。妈妈就拿出藤条打她。她痛得哇哇直哭。这时爸爸因为落了点东西,所以回家拿。单一见到爸爸,一直喊着:“爸爸!爸爸!”。可是爸爸也无能为力。拿了东西就出门了。

不久妈妈也停手了。可是怒气未消。因为单一还是没把功课写完。当单一继续写的时候,妈妈看了气极了,因为她觉得单一写来写去就是写不好,于是伸手去扯她的眼皮,”你眼睛怎么回事?看不清楚妈妈给你写的吗?怎么写了这么久还是写不好?“。妈妈破口大骂。就这样,这功课到单一去幼儿园的时候都还没写好。那天下午,爸爸送眼睛肿肿的单一去幼儿园。在车上,爸爸嘱咐单一,要是老师问你的眼睛怎么了,你就说你摔了一跤,千万不可以说是你妈妈弄的。

老师见到单一,着实吓了一跳。因为她得眼睛又红又肿。老师问她怎么回事。她就照爸爸说的,说自己摔了一跤。老师接着问在哪儿摔的呀?单一还是回答她摔了一跤。因为爸爸没交代说在哪儿摔的。于是老师便不追问了。到了交功课的时候,单一大大方方地翻开她没写完的练习本。(不知道她当时哪儿来的勇气)。老师也不予追究。

放学回家后,单一不知怎地就睡着了。到了傍晚,爸爸叫醒单一,说妈妈走了。单一走到厨房去看,妈妈果然是做好了晚饭就离开家了。担心和害怕笼罩着她,匆匆忙忙跟着爸爸出门去找妈妈。在车里单一四处张望。不一会儿,单一看见妈妈在小学门口徘徊。父女俩便下车,单一从后边牵起妈妈的手,可没想到的是,妈妈回敬她的,却是恶狠狠的眼神。单一吓得松手。单一也忘了那天他们三人是怎么回家的。

接下来的好几天,妈妈对单一不瞅不睬。

直到有一天早晨,妈妈叫醒熟睡的单一。

”还敢吗?“妈妈问。单一什么也没说,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现在会想起来,单一纳闷,还敢什么?是还敢写错字的意思吗?

况且那两个字根本没写错。

单一。就这么写。错哪儿了?

2015年2月22日 星期日

初▪春

一元复始。是该整理一下小天地,整理自己的心情。

这几日天气有点儿阴沉,而我也有点郁闷。今年的春节极少外出,来拜访的亲友也没几个。今年本就不该铺张,所以也没什么好怨的。

明天又到了开工的日子。蚯蚓,加油!钻吧!




2014年12月31日 星期三

时间是11:11

去年的这天也在写自己的心情。

一年又走到头了。回顾这一年,说是平凡,却也学了不少事。这年发生的大事小事,不知道让自己的长进了多少,(有没有长进还是个问题。)但也都是生活阅历。

第一份工作,承认了自己的鲁莽,意气用事。原以为自己可以同时兼顾工作与学业,不过是自己狂傲自大罢了。最后带着愧疚辞职。回想,工作也让自己汲取不少经验与知识。其中一样便是反思:往后该走什么样的路?

上了大学。远程教育有别于之前的学院。重要的是自习自律。大学生活也是别于一般。上课时间通常定为周末。其余时间在咖啡店帮忙之余,也多了许多时间和朋友相聚。时间管理成了最重要的一环。

这年经历了离别,了解到生命的无常。和口是心非的心态。不敢再将拥有的视作理所当然。珍惜眼前人,这话从来不假。此后领悟更深。只是难以行动证明。(为什么?因为俺的嘴永远比脑袋转得快。)

话说这近年尾的时候,和姐姐走路去咖啡店的时候,先是遇到野狗,再是遇到个疯子。他手持棍子。不知是不是见我手提着没打开的雨伞,觉得那是某种攻击性武器,于是提起棍子想打我。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放下了。我跟姐说这短短的路程怎么就波折重重?(说到底全是嗜睡惹得祸。)事后回想要是那一棍真打下来,我现在也许不能这么悠哉地分享心情。感谢主!

还有一个小时就进入2015年了。期许更好的生活,更好的自己。祝全世界:新年进步!


2014年12月25日 星期四

Hello! How do you do?

你过得开心吗?想不到会是你这么问我。

我回答得很含糊,是因为我自己也说不上来。这阵子放假了。我曾经计划用这段时间做很多事情。可好像还没一件办成。总觉得很懒散。在家本是该有很多空余时间充实自己,可是自己的心老是往外飞。出来逛街吧!又觉着逛着挺无聊的。这是空虚的一种表现行为吗?

咖啡店最近挺热闹的。我和姐姐弟弟都忙疯了。(有人听见小伙子管俺叫姐姐。顺理成章就当他是俺的弟弟)有的忙总是好事。总要比呆在家胡思乱想的强。在家老想着以前的同学朋友,不知道他们怎样了。于是三五不时就会联络他们。有时候聊着聊着就感触起来。(老了吗俺?)信息的最后总会承诺下次的见面。而这约定总是让人期待。

我其实不喜欢为赋新词强说愁。无奈自己就有这毛病。一年就快到头了。又是时候长吁短叹了。哈哈!说笑呢!一年一度的圣诞节,是个值得感恩的日子。

天主受享光荣于高天,主爱的人在世享平安。


忽然想起『你现在还好吗?』这首歌。



最后祝愿大家圣诞蒙恩,新年进步。晚安!


2014年12月3日 星期三

不想了

每次感觉有好多东西要写的时候却往往演变成坐在电脑荧幕前发呆。光是想个开头就得耗上三十分钟。

之前报章征稿。题目是以一百五十字为限的微小说。一字一元。我承认我是有点看在钱的份儿上。但也真是想试试自己的功力。尽管到最后还是没入选。(就知道自己挤不出多少墨水)不过志在参与。我发现写微小说还挺有意思的。

爸的工人分娩在即,前几天就没干了。碰巧我们家附近那小路叫人给毁了。于是母女仨得提早出门。这两日就我们一家子忙里忙外的。好在有位伯伯来帮忙。我们管他叫一号伯伯。也不讨工钱。所以时常会请他喝茶吃饭。

生活像是陷入了忙与盲之间。写报告、准备期末考。曾一度怀疑自己究竟适不适合远距教育。是不是我选择错误了呢?就拿现在来说吧!我正在边看电视边写博客。而几本大学读物就摆在电脑前。(这是什么情况?)远距教育的学习方式的确是非常有弹性,当初也是看上这点的。可后来发现大部分都是靠自己自修,不比从前在学院和同学处在一起说说笑笑。想到这里就多了份落寞的情绪。如今大家各自精彩。而我踌躇不前。不过我感谢主。每当我彷徨时,总会想起主耶稣说的这句话:

          你们先该寻求天主的国,和它的义德,这一切自会加给你们。

这就是生活吧!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又何必担心未来呢?好好地活在当下吧!